网站标志
图片
新闻搜索
 
 
内容详情
曹雪芹杯短篇小说、微文163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5-06-19 08:18:47    文字:【】【】【

小小说

不通情理的老倔头

 

海帆

 

老倔头是倔,村里人都知道,但是老倔头讲理。他其实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倔,但这次却有点不通情理。局长跑了很多次了,老倔头的思想工作就是做不通。

年初,局长按照上级安排,到该村进行帮扶。

怎样才能让上级看到成绩、看到村庄的变化呢?局长想,所谓帮扶也就是修路,建广场之类的事情,看得见,摸得着,显得变化大,容易出成绩。局长看到小村虽然群山环抱,但村口有一大片平整的田地,如果建一个漂亮的广场,上级领导来视察,一定会有一个好印象。

局长觉得,包村工作说是给群众办实事来了,实际上还主要是干给领导看。因此,当即表态:“如果村子可以把这里建成广场,我可以立即拨付30万元扶持资金。”

当时,把村支书可乐坏了,说:“这块地,我当家了。”

话音没落,村支书就立即带领人到这块田里,把刚刚顶破土的庄稼苗给踩了回去,看得人心疼。但是,村支书拍着胸脯保证:“请局长放心,钱一到,我们立刻组织施工。”局长看到村支书力度如此之大,拍拍村支书的肩膀,树起了大拇指。

很快,局长筹集了30万元帮扶资金,让会计直接拨付到村子账户。

局长忙,没时间总下乡,更别说在乡下住了。但经常打电话询问施工进展情况,村支书信心满满地回话:“没问题,正在施工。”

局长第二次来村里的时候,已入盛夏。在村口,他并没有看到他想象中的政绩工程——新建的广场,而是一片绿油油的庄稼,长势正旺。

局长很生气,把村支书的办公桌拍得“啪啪”响。

 “您走后,我们就去找这块田的主人老倔头做思想工作,这半年来我们几个村委跑断了腿,磨破了嘴,老倔头也没有同意,而且他又重新种上庄稼了,天天守在那块地旁边。” 村支书无奈地说,“要不这样,局长用这30万元支援我们养猪场建设吧,为百姓致富,村民一定感激你。”

局长还是想建广场,还是要搞这个形象工程。因为养猪场一年看不出什么效益,而且有风险,万一赔了呢?况且自己只帮扶一年,成绩还没出来呢,就走了。

于是,局长一次次地到不通情理的老倔头家里做思想工作。可无论局长说什么,老倔头叼着个旱烟袋,一声不吭。

“村子要征收你这块地,你到底要多少钱,你说个数啊。”局长催促。

老倔头用眼瞥了一下村支书,说:“多少钱也不给。”而且,用烟袋杆指着局长和村支书,“你们谁敢动我的庄稼,我就跟谁拼命。”边嚷着边把局长和村支书轰出了家门。

这样几次之后,局长的三寸不烂之舌,再也打不起精神。但是他还是和村支书一起去了好几次老倔头家,盼望老倔头幡然醒悟。——他们什么也不说,因为该说的都说无数遍了。他们只是看着老倔头抽完一袋烟,叹口气,就走。

面对这样不通情理的老倔头,30万元帮扶资金也不能在要回来啊?局长只好答应村支书,3 0万用做养猪场建设。

局长的车消失在油绿油绿的庄稼尽头,老倔头说: “在开始的时候,你小子为啥爽快地答应人家建广场,还把我的刚刚破土庄稼苗给踩回了,可把我心疼坏了。”

“当然是为了30万块钱啊。”村支书说。

“就你小子鬼。”老倔头的烟杆狠狠地敲在村支书的头上。

“您打我干啥?——有了30万,村里的野猪养殖场就有了启动资金啊,村民多年的致富梦就有了基础。再说,咱村中心已经有广场了,他还想搞这不实用的形象工程……”村支书捂着头。

“你要来了30万,美了。可我老了老了,却落个‘不通情理’的坏名声,而且都传到县里去了。”老倔头接着说,“难道你不怕局长真生气啊?”

“没事,等养猪场建成的时候,我请局长来剪彩,功劳都给他,他还会说啥。”

随后,村支书对着老倔头竖起大拇指,说:“爹,您老的戏演得真不错,赶上专业演员了,我代表村里给您老记一功。”

 

作者:河北省迁西县

脚注信息
大爱兆雪 唐山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C)2013 技术支持:上坤思源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