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图片
新闻搜索
 
 
内容详情
宰你没商量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5-08-13 17:23:31    文字:【】【】【
成兆才杯小品、微短剧、微电影文学剧本

微电影剧本             

宰你没商量

 

□郭华悦

 

故事梗概:小张升任局长,老张根据之前开饭店的经历,担心儿子一旦有了权,会步上贪腐之路,于是执意在儿子工作单位的附近,开了家小饭馆,以自己独到的方式,监督儿子的工作。小张一开始不明就里,以为老爹是贪财,哪料到背后却另有玄机。

 

人物简介:

小张:升任局长。

老张:小张的父亲。

胖子:某建筑商。

妖艳女人:小张昔日熟人,见小张升职,有意引诱。

 

 内、饭店、日

今天是老张饭馆的开张日,门口有几个花篮,喜气洋洋。

老张站在门口,满是皱纹的脸上,笑得像一朵花。他穿着围裙,双手垂下,一见有人经过,就立刻点头哈腰:小店开张,欢迎光临!

小张在饭馆内,躲在门口,一半身子藏在里头,伸出头悄悄往外看。这时,远处走来一人。小张一见,立刻降头缩了回去,跑到厨房躲起来。

来人先是朝饭店里张望了下,然后握住老张的手:恭喜,恭喜,双喜临门呀!

老张笑呵呵:同喜,同喜。

来人:怎么不见张局长、

老张往后头一看,又转过头来:刚才还在呢,不知跑哪儿去了?

来人:儿子当了局长,老人家又开饭店,这也算自主创业了,一门双雄呀!

老张:啥雄?我看狗熊还差不多,以后多多关照。

来人:老人家真幽默,一定,一定。

等人走远,小张才探出头来。

老张:咋回事,是你债主?

小张:我能有啥债主,还不是你干的好事?

老张:我这辈子就没干过啥好事儿。

小张:你这辈子,就这句话说得最中肯。我刚当了局长,本是好事儿,你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在我局旁边开个饭馆,这不是存心给我添堵吗?刚才那人,就是我下属。我不愿让他看到我,所以躲起来了。

老张:兔崽子,你老爹开饭店,是有多见不得人?

小张一脸无奈:跟这无关。你愿意开饭店,我举双手赞成。可咱们开在别的地方不行吗?非要开在这地方,还这么高调!结果,这附近的人都知道,局长的老爹在这里开了个饭馆。我不是觉得不好看,而是怕人家说闲话,说咱们以公济私。这不,看到下属来了,我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只能往里头躲,就怕人家说闲话。

老张“哼”了一声:老子不偷不抢,行得正,坐得端,不怕人闲言碎语。哪个嚼舌根子,我大嘴巴抽他!你呀,别自个儿心里有鬼,就拿我说事儿。

小张不服:恶人先告状了还?那行,咱各走各的,我干我的局长,你开你的饭馆。说好,不准拿我的招牌招摇撞骗!

老张一梗脖子:你个兔崽子,老子当年招牌响当当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沾你的光?你拉倒吧!

小张唉声叹气,不再争辩,转身走进了饭店。

老张喃喃自语:翅膀硬了,敢教训老爹?你是局长,我还是局长他爹呢!

 

 内、饭馆、夜

饭馆打烊后,老张正在收拾着,儿媳来了。

儿媳一进门,就把大包小包的东西往桌上一放,笑吟吟地说:爸,孝敬您的!

老张头也不回,瞥了瞥那些东西:怎么啦,平日里我闲的时候,你们都忙。这会儿,我忙起来了,你们倒是一个比一个闲,成天往我这破馆子里挤了。

儿媳:看您说的,一家人还说两家话呀?

老张:我一听这话,心里就瘆的慌。别拐弯了,直说吧,有啥事儿?

儿媳笑嘻嘻:能有啥事儿?好事儿!我有一个朋友,正好有一家店面要转让,地段不错,价格也算公道。我寻思着,反正您要开饭馆,每个月交租金不划算,干脆自己个整个店面算了。所以,你要是同意,我就把店面盘下来,让你开饭馆。

老张冷冷地:不同意。

儿媳一愣:哦,忘了告诉您,这店面就用您的名字,是您的,这下可放心了吧?

老张:不放心。

儿媳强颜欢笑:爸,这是怎么啦?你要是觉得浪费,要不然就我们出租金,你把店挪过去。那儿呀,地段好,生意肯定比这儿好。

老张:不用说了,闺女,我明白你的孝心。平日里,你对我这老的,确实好得没话说。今天,是那小兔崽子让你来的吧?可这事儿,我就是铁了心了。哪儿都不去,哪儿都不搬,就在这里开饭馆。我也不给人添麻烦,凭着良心做生意,不会给咱家丢脸。

儿媳叹了口气,没说话。

 

 内、家里、夜

熄了灯,小张和老婆都准备休息。

小张:咱爹怎么说?

老婆:还能怎么说?早跟你说了,咱爹那牛脾气,十个人也拉不回来。结果呢,还不是碰了个钉子?我看呀,你也别折腾了。你越折腾,咱爹越起劲。你干脆就不闻不问,折腾了一段时间,老爹累了,说不定就把馆子收起来了。

小张:这老头儿,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偏爱瞎折腾!

老婆:你说,咱爹怎么就非得开这个饭馆?

小张:你还想不通呀?咱爹年轻时,就是出了名的雁过拔毛。如今,儿子当了局长,这个光不沾白不沾,所以就打算用这个饭馆,捞点油水。算了,只要他安安分分,不做出格的事儿,我也就随他去了。

 

 内、饭馆、日

老张正忙着,来了名顾客,是个胖子。

胖子一走下,打量了四周,露出疑惑的神色:老人家,你可是局长的老爹,这馆子规则还得再高一点!

老张忙放下手头的事儿,过去招呼:见笑,见笑。

胖子擦了擦汗:有啥菜,别管好不好吃,只要是贵的,都给我上!

老张的笑容一下子没了,脸上冷冰冰:好咧,等着啊!

老张进厨房,忙活了一阵,摆出几盘菜,都是简单的素菜。

胖子一愣:就这些?

老张瞥了他一眼:就这些!

胖子没说什么,每个菜都吃了一口,放下筷子:结账!

老张:总共三十八点四——

胖子翘着腿:三十八块四?我有钱,别跟我客气。

老张翻了翻白眼,食指在账单上一拨:哦,看错了,这不是小数点,是只大苍蝇。这回看清楚了,是三八四——

胖子:三百八十四?怎么那么便宜?

老张:不是,看漏了,后头还有一个零!

胖子跳了起来:三八四零?这几个破菜,要三千八百四十块?

老张:不是有钱吗?

胖子站起来,走了几步,想了想,又走了回去:没事,没事,我有的是钱!

接着,胖子把一沓钞票数一数,扔在桌上:不用找了。

胖子走后,老张看着他的背影:这土豪风格,多来几个,后半辈子就不用愁了!

(未完待续)

脚注信息
大爱兆雪 唐山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C)2013 技术支持:上坤思源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