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图片
新闻搜索
 
 
内容详情
(接上)宰你没商量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5-08-13 17:25:05    文字:【】【】【

 同上

一位妖艳的女人走进饭馆。

一走进来,女人就皱了皱眉头,这反应被老张看在眼里。

老张走出来:我们这饭馆是小了点,令您失望了。

女人赶紧笑着说:哪里,我是听说这馆子是局长的父亲开的,以为是大馆子呢。不碍事,我就是听说您手艺好,特来尝尝。对了,局长是您儿子,他的口味您肯定清楚吧?局长喜欢吃什么,我也想尝尝。

老张:哦,那小兔崽子最喜欢吃牛肉炒香菜,这道菜可是百吃不腻。就是现在,都天天让我做这道菜。我现在呀,可是百炼成钢,做起这道菜来,百里飘香呀!

女人喜不胜收:那好,就这道菜。局长喜欢吃的,咱也尝尝,沾沾光。

老张:那您等等,马上就好。

转过身,老张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打包后,女子问:多少钱?

老张左手比出两个手指,右手则五指张开。

女人:二十五呀!

女人掏钱。

老张:是两百五!

女人的手停在了半空。过了一会儿,才咬了咬牙,付了两百五。

接着,女人就打包走了。

老张望着女人走远:哼,任你精似鬼,也得喝老子的洗脚水!

 

 内、饭馆、夜

老张和小张吃着饭,看着电视。

老张:你们局里是不是在招标?

小张:这你都知道,消息灵通呀!

老张:夺标的是胖的还是瘦的?

小张觉得这问题有些奇怪,放下碗筷,仰面想了想,接着说:瘦的!

接着,小张皱着眉头:你管人家胖还是瘦!

老张:不是胖的就好!

小张:啊?

两人扒了几口饭,没再说话。

老张:前几天,是不是有个妹子去找你?

小张把自己从头到脚摸了一遍,又看了看脚下:哎呀,老爹,你要么就是在我身上装了监控器,要么就是有千里眼!

老张:饭馆就在门口,什么人进去找你,我能不知道?

小张:那倒是。那女的是我大学同学,都在这市区的机关里工作。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突然来找我叙旧,说些肉麻兮兮的话。最后,还说带来了我喜欢吃的菜。你猜这么着?一打开那饭盒,我差点没吐出来!

老张斜着眼:怎么,不合您局长大人的口味?

小张:你不是不知道,我这人最痛恨的就两样,一样是牛肉,一样是香菜。结果怎么着,那饭盒里就是牛肉炒香菜。那味道,真够呛的,现在一想起来都还是没胃口。

老张:后来呢?

小张:哪还有后来?我一见这两样东西,情绪当场就失控,赶紧让她走,以后有事没事都别来找我。

小张端起碗,想到了什么,又放下,做出嫌恶的表情。

 

 内、饭馆、日

胖子和那名妖艳女人,带着两名警察,冲进饭馆。

胖子指着老张:就是他,奸商!

女人也指着老张,破口大骂:无耻败类!

老张头也不抬:两位是来唱戏的?怎么骂的比唱的好听!

胖子转头对警察说:就是这黑心烂肺,流脓长疮的,上次点了几个蔬菜,淡不拉几的,要了我三千八百四十块。你们说,这号奸商该不该浸猪笼?

女人:我也是。炒了盘牛肉,要了两百五,简直坑人。这老东西,你们赶紧把他逮进去,坐老虎凳,灌辣椒水,拔手指甲,全给他上了。

警察甲:注意形象呀,咱不干这事儿。

老张拿出账单,给警察看:两位,看看这个,上面价钱写着呢,胖老板那桌菜,是三十八块四,女的是二十五块。你说说,白纸黑字的,他们非要血口喷人!

女人跳了起来,用手指着老张:老不死的,你敢做不敢当?

警察乙:喂喂,注意一下呀。既然这纸上写的价钱和你们说的不一样,那根据法律,谁主张,谁取证。你们说被骗了,就得拿出证据,证明人家确实多收了你们的钱。

胖子和女人面面相觑,谁也拿不出证据。

 

 内、饭馆、夜

老张一家三口人吃饭。

小张:老爸,有件事儿挺奇怪的。最近有人说你开天价饭馆,张口闭口就宰人;可我们局里的人,又说你的饭菜特别便宜,都快亏本了。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老张:你相信群众,还是相信造谣的人?

小张:当然相信群众。不过,根据我对你的理解,你也不像是无辜的人。

老张:兔崽子,老实告诉你,老子宰的都是对你有非分之想的人。

小张:啊?

老张:啊啥呀?那个胖子,摆明了是想走后门,讨好老子,打通老子这条路后,就一次让你腐败到底,这样才能顺利拿到工程。老子岂能让他如愿?这样的土豪,不宰白不宰,跟他客气是会肚子痛的。

小张:这么说来,那女人也被你摆了一道吧?

老张:可不是。那女人摆明看你当了局长,想来个美人计,当小三,最后把大老婆踹掉,自己扶正。还有,攀上你这局长,怎么也能得点好处吧?哼,就这小计俩,还想瞒过我?

小张:哦,所以你正话反说,说我最喜欢牛肉炒香菜,结果让她来恶心我?

小张老婆:啊,原来还有条毛茸茸的大腿差点插进来,我都不知道?

老张:都被我解决了,你还知道干什么!

小张老婆:爸,敢情您开这店,就是要监督儿子呀?

老张:就是!

顿了顿,老张叹了口气:我最担心的,就是儿子得意忘形,乐极生悲。早些年,我也在某个单位的旁边,开了个饭馆。那会儿,真让我开了眼界。那个单位里大大小小的人,来到我饭馆里,都拼了命点贵的。吃完,嘴巴一抹,打白条!后来,上头规定不准打白条后,不打紧,拿了发票回去报销。你不知道,那些人花钱的样子,简直不拿钱当钱,当垃圾,一个劲地往外扔。

小张:还有这事儿,怎么没听你说过?

老张:上梁不正下梁歪,你看底下的人那样,也就知道一把手是什么样了!后来,没几年,一把手被严查,还判了刑。其实呀,我就怕你走这条路,所以才坚持开这个饭馆,看着你,免得你做错事。

小张:老爹,原来你开饭馆大有深意?

老张:不然,你以为老子一把年纪了,还受这活罪?不过,令我高兴的是,你局里的人到我这里吃饭,平时不管大大小小的官儿,都是点个一菜一汤。有时请客,也很简单。这说明,你这头儿当得不错,以身作则,也懂得约束底下的人。这样呀,我总算放心了。

小张老婆:幸好老爸把关好。不然呀,我这正宫恐怕都危险了。

小张:危险啥?我对你,可是忠心不二。

偏头想了想,小张:对了,老爸,照你这么说,你没少从那些企图走后门的落后分子身上,捞到油水?

老张:兔崽子,就知道惦记钱的事儿。那些捞来的油水,都花在了正途上。你老子我,从孤儿院里助养了几个孩子,平日里有空,就去给他们送饭,还负责供他们上学读书。今天呀,我把那几个孩子也接过来了。

话音刚落,几个大大小小的孩子冲出来,“爷爷”地叫个不停。

小张:哎呦,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老妈去世后,你在外头生的私生子呢!

老张打了小张头一下:臭小子,平日里老子都是劫富济贫,来帮助这些孩子。今天,就劫你这个局长了。

小张苦着脸:不要呀,你儿子是清官,没油水!

老张对着孩子们:过去叫干爹,要红包!

孩子们一拥而上,把小张围住。

小张苦着脸,直叹气。

全剧终

 

作者:福建省晋江市

脚注信息
大爱兆雪 唐山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C)2013 技术支持:上坤思源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