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图片
新闻搜索
 
 
内容详情
落英的婚事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5-08-13 17:29:15    文字:【】【】【

短篇小说

                               落英的婚事

 

□杨宁宁

 

                                1

 

晌午,落英要到南滩割草。

跨出门的时候,娘在屋里喊:多割点猫爪秧、牛筋草,兔子爱吃。

落英应了一声,轻轻带上门。

南滩,南滩,落英走着走着,觉得身子越来越轻,脸颊也越来越红。在落英心里,南滩的草快成她的媒人了。

日头正毒,落英站在南河的岸上,四下张望,看不到一个人影。草都蔫吧了,一片一片,斜斜地趴在地上。落英怅怅地站了一会儿,放下背篓,拿起镰刀,利索地割起来。

落英大晌午的又来割草呀!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句人声,落英吓了一跳。猛地回头看,一个手持竹鞭,须发皆白的小老头站在身后,他笑呵呵的,慈眉善目。落英笑着点一点头,从竹篓里拿出个小包裹递到老头跟前。老头接过来,急不可耐地闻了闻,嗯,好丫头,真讲信用咧!四爷爷这下可不着急没烟叶子抽了。

四爷爷掏出烟袋,把新烟叶点上,吧嗒吧嗒,心满意足地吸起来。

要我说啊,这个事还是早点捅明的好,四爷爷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起来。你这孩子太善,总为别人想,你弟你妹要你照应,你自己也得找个人照应才对。

落英揉了揉眼,望着远处的南河。野鸭子在河里忽上忽下,河水像是掺了弟弟的蓝墨水一样,蓝的透亮。

四爷爷说,我看简生就不错,会疼人咧!

落英呵呵笑出声来,半晌,又指了指自己的嘴。

我看这不算啥,简生可不像你们村里的那些人,他稀罕着你咧!人呐,要是真能看对眼,别说你不能说话,就是你走路不利索也不耽搁他惦记。

落英高兴地点点头。

长河里一只小木船慢慢地靠上岸来,落英觉得脸一下子就烧起来了,手不知道放哪儿好。

眨眼的工夫,一个憨头憨脑的小伙子就跑了过来,夹带着一股腥腥的水草味,手里还提着两尾鱼。

简生说,四爷爷,这是今天打的鱼,我专门留了两条,孝敬您和四奶奶。

四爷爷高兴地接过去,嘴里还嘟囔,不该要,不该要,不过你四奶奶的清蒸鱼那真是天下一绝啊,可好下酒,可好下酒!话说回来,你小子也该孝敬孝敬你丈母娘才对,哪能这么小气?

不是,不是,简生挠挠他的脑袋,这不是落英不让送嘛,她不让家里人知道正在和我处,想是有她的难处。

落英啊啊了几声,摆出翻书的样子。

四爷爷说,哦,难不成你想把弟妹供到大学再结婚?

简生说,我都听落英的。

四爷爷把烟袋锅子朝鞋底上敲了敲:两个傻娃子,你们俩成家了,也不耽搁落霞、落辉上学咧!出了门子你就不管你弟妹了不成?况且简生爹妈过世早,没负担,有了他,还能再帮衬你家一把,两全其美嘛!

落英半晌不吱声。

说错啦?四爷爷问。

不是,简生说,落英倔得很,她是怕连累了我呢。按她的想法,好歹就四五年的事,弟妹出去了,她就省了一桩心事,到那时再定。

哎,我就说,这娃心太善,从不为自己想一点。简生啊,这么好的媳妇儿你可得守住!

简生说,一定一定,四爷爷,您老给我们当媒人吧?

四爷爷说,我看这事赶早不赶晚。

落英在一边只低着头笑。

 

2

 

入秋的时候,娘对落英说,娃呀,光养兔子和羊挣不了几个钱,要不过两天让凤云带你一起去制管厂绕铁丝吧,好歹有个进项。割草耙地的活就让落霞落辉去干。

落英顿了顿,像是有话哽在了喉咙里,末了还是点了点头。娘看看她,叹了口气,娘知道,落英不只喉咙里有一句,她是有太多话都闷在肚子里了。

刚吃过晚饭,四爷爷倒背着手到落英家里来了。娘很高兴,说,老寿星怎么得空来啦?四爷爷瞄了一眼落英,说,嗯,落英娘,我来找你商议个事。

落英知道四爷爷要说啥,忽然觉得找不着地方躲,就拉起弟弟妹妹往偏房走,手里还比划着写字的样子。

一进偏房,落霞就问,姐,四爷爷来做啥?

落英摇摇头。

落辉鬼得很,挤到落英身边,挤鼻子弄眼的,我看大姐八成是要出门子了。

落英狠狠地在弟弟的腿上拧了一把,落辉嗷嗷乱叫,边叫还边乐,哈,猜中啦,猜中啦!

约摸两盏茶的工夫,四爷爷走了,娘在外面喊,落英,过来,娘给你织了双手套。

落英慢吞吞地过去。

坐这儿,坐娘身边,娘拍了拍炕沿儿。落英挨着娘坐下。

娘说,落英啊,你今年也十九了,你看跟你一样大的姑娘都有婆家了,连凤云那个小矮兔都快订下了呢!

落英啊啊地叫了几声,脸红扑扑的。

娘说,你四爷爷都跟我说了,你还臊个啥!娘为你高兴呢!咱家不图富贵,不图财,就看人,只要人对你好,那爹娘都为你高兴!

落英红着脸说,嗯,嗯。

娘说,过一阵子你让简生到咱家来一趟,认认门。等过年时,你爹从外面打工回来了,就把亲事订下,过个一两年,就结婚,你看咋样?

落英半晌不出声,指了指偏房。

娘叹了口气,你爹上过几年学,就指望着你姐弟几个给他争争气,落霞落辉要是有心上学,就让他们上下去,要是不想上,就下来求活计。你爹你娘都年轻着呢,不能因为这耽搁了你婚事。

娘拿出来两双手套,喏,这是给你的,这是给凤云的,绕铁丝可是扎手呢,戴上这个好赖管点用,以后你挣的钱都存着,以后好用它置办嫁妆。

落英抱住娘,呜呜地哭起来。

娘说,这傻丫头,哭个啥,这还早着呢!我还指望你给我管着那两个淘气包呐!落辉那个熊玩意儿,就听你的话。

 

3

 

简生到落英家的时候,紧张得大气不敢出。

落英看到他那副手足无措的样儿,一个劲儿笑。简生就不停地找活儿干,到处都是女人干的活儿,简生哪会呀!他笨手笨脚地打碎了一只碗,两只汤勺。最后终于找到一个活儿,他爬到房顶上补新瓦去了。

娘对落英说,简生人实在,像咱们家的人。

落辉在一边插话,娘,生哥为我姐,专门跑去制管厂当水泥工呢!

落霞说,就是怕我姐在厂里受了委屈。

娘点点头,说,落英真没看错人。

饭桌上,简生和大家熟络多了,话也多了,他说,咱乡下人在城里真待不惯,我打渔那会儿,看着咱田里的景儿就高兴,上班下班自己说了算,多自在。在厂里就不行了,有监工,有时间点,规矩多,真让人不自在。我想着,等以后有本钱了,咱还是回来在村里包块鱼塘、菜地是正理,不信过不富。

落辉说,我给你打杂。

简生说,那热烈欢迎啊,高薪聘请生物专家落辉教授做顾问。

落英和娘看说的热闹,也跟着笑。

娘说,简生是个好孩子,虽说打碎了一只碗,可脑瓜子还是挺好使的咧!

说得一屋子人都捂着肚子笑。

落霞说,没见过这么夸人的!

(未完待续)

作者:北京市

脚注信息
大爱兆雪 唐山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C)2013 技术支持:上坤思源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