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图片
新闻搜索
 
 
内容详情
保温三十年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5-08-13 17:31:55    文字:【】【】【
小小说

保温三十年

 

□梅长钊

   

  在菱角湖公园慢跑,耳边忽然飘进一首动听的经典歌曲。抬头寻看,前面不远两位晨练的老人并肩而行,动人心弦的乐声来自他们的随身听。

  “你这是哪里录的?”一位老人问另一位老人。慢跑的我赶上了他们。

  “我哪会录? 是我姑娘从网上下好了给我的。” 那位老人随即答道,掩不住的自豪从话音里溢出。我回头看到答话老人的脸上,露出孩童得到好玩具般的得意与开心。他有一个多么好的女儿,可以想见那女儿在电脑前眼盯屏幕,手移鼠标,为老父细心寻觅,慢慢看听。我的心中也感到暖暖。

  去年11月底的一天下午,我独自一人立在汉阳桥头旁的江水边,解脱衣裤,准备下水游泳。深秋的江风陡然吹到裸露的身上,不禁轻轻地打了个寒战。

  岸坡上那十多名冬泳队员已先游完和聊完,正准备移身回返,这时,一位女队员向大伙说了声:“下面还有一个人在游,我们等他一下吧。”那群人停住了脚步,那话音像暖风一样吹到我的身上,深秋的江水没有往日那么凉寒。

  三十年前大学毕业分到五十中,一岁半的儿子小嘉也离开在乡镇医院工作的妻子,来到我的身边,由我一人带养。托儿所里还有五六个这般大小的幼儿,他们围坐成半圈,由陈太一人一勺,依次喂饭。

  其中一个幼儿,也是一岁多一点,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正在筹措去上海做手术。幼儿的母亲是位女教师,在托儿所里我和她经常碰面,却无多交谈。

  学校要开运动会了,地点在市青少年宫里的运动场,我在热闹的场地外闲看。广播中教师接力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这时,那位女教师带着一名学生来到我的面前。她看看我,目光清亮,又指了指我脚下的皮鞋说:“把你的鞋子和他换一下,跑完了你们再换回。”

  她带来的那名学生个子和我一般高,脚上穿着一双新运动鞋。她显然是细心寻觅了一下。我感到意外,也感到心中暖暖。

  时间已过三十年,这位女教师的姓名我都已淡忘,但偶然想起这件事,那句话还是依然让我心暖。

  冬日的校门外,怀抱保温盒的家长们在料峭的寒风中伫立 ,他们在等候放学的孩子们出来。那高档保温盒的说明书上说能保温六小时饭菜。小巷的日杂店里,老板拍着胸向不放心的老太婆推介:“我这瓶胆可保温二十四小时,不行包换!”

即便当今科技发达,也还没听说有什么高级材料或容器能保温一星期。可那位女教师对我说的这句话——竟能保温三十年!

 

作者:退休教师,湖北省武汉市

微文163

百 字 小 说 六 则

 

 □梅长钊



                             
     


    
某君购衣,见一西服甚合意,然标价三百五十元,觉太贵,摊主言可试穿。试穿时,触西服内口袋,觉有物,视之,乃一沓五十元面额大钞。某速瞥摊主,未曾顾及己,窃喜,遂不动声色,付款后携衣急离。归家细数,竟为伪钞。

                       
     

    
某局长贪污公款万元,事未发而家人知,恐招祸然未有敢劝阻者。其媳为人乖巧机敏,独进言公曰:公欲用此万元款买房屋耶?十岁小孙去年不是已分一厅室住房?欲旅游耶?上月不是刚从马来西亚归来?欲买汽车耶,奥迪车不是停在门口?欲享口福耶?公哪一日无宴请?雀巢咖啡,西凤酒,红塔山烟不是已塞满床下?公留此万元何用?何必为此万元现金而招至灾祸?
       
某局长听毕大悟,悄然退还贪污款。未几,上肃贪,人获罪而某局长免,外人谓其廉,而媳愈为家人敬重。 

 

          

     

卫生检查团将至,某校三天前即打扫清洁作准备。是日,更嘱各班主任告诫学生,保持各包干区之整洁,勿因局部影响整体。
    
某班主任甚虑,盖因检查团到之时,恰有两节别班课程,不能到堂督视。课后,急至本班教室,果见门口一团浓痰,赫然在目,即唤班长责问。班长笑答:不要紧,此痰是检查团人刚才路过时吐的,清洁委员已找洗把去。” 

                     
      

某君下夜班归,至所居小区中,遇强人持刀行劫,某大呼:“ 捉强盗!救命!” 然四周门窗紧闭,无有应者。盗笑曰: 此时谁会起床救你? 洗掠某身上钱物后,扬长而去。
    
月余,某下夜班归,复见前次强人守伺前方,时某携白日筹借购房款十数万元,急中生智,乃大呼:失火了!快救火!” 瞬间百户千窗灯火齐明,人声鼎沸,更有各栋各单元一楼住户十数人,冲出门外观火。强人见状大惧,弃某仓皇逃逸。
                                                                             
      

    
某合资幼儿园招聘教师数人,应聘者蜂至,文化考核后尚有数十人面试。是日,幼儿园办公楼内外花团锦簇,靓女如云,有描眉涂唇者,有练声备答者。时一男孩跌倒路边一滩污水中,嚎啕大哭,良久无人过问。某应试女小娟过此,立即将男孩扶起,领至水管处洗净手脸,哄住啼哭。翌日发榜,唯小娟一人被录。
                                                                             
          

    
老者公园闲聊,一老忆及当年爱国卫生运动,日毙蝇二百只,细线穿起如念珠,交少先队部报成绩。旁一老曰:” 当年那么尽力,还是苍蝇到处乱舞,除蝇不尽。” 复指石桌与周围曰:” 如今未有小学生捉蝇,为何不见苍蝇?“     

对面老者笑答:“ 当年家家老式马桶,清早倒入巷口粪车;公厕蹲坑粪满,臭不可闻,厕外捕蝇,如何得净?如今家里家外,处处新式洁具,事毕清水冲洗无踪无影,根清源净,自无苍蝇,此理何易?”  

 

作者:湖北省武汉市退休教师 

脚注信息
大爱兆雪 唐山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C)2013 技术支持:上坤思源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