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图片
新闻搜索
 
 
内容详情
阿Qiu外传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5-10-21 15:23:14    文字:【】【】【

Qiu外传

 

令人羡慕的阿Qiu这些年在江南市开了一家经济鉴证事务所,谁也没想到,他放着自己的好日子不过,刚有一点富余钱就花在一件“大伯子背兄弟媳妇——费力不讨好”的出彩事上,遂得到媳妇的专属昵称阿Qiu。本文冠名用阿Qiu是为尊重阿Qiu妻,因为用糗字在字典上的解释不是阿Qiu妻原意,用网络语言解释糗字“丢人,闯祸”也不尽其意,左思右想还是用拼音Qiu免失偏颇。冠名用外传的原因有三,一是阿Qiu办的这件Qiu事属于三项产业之外,阿Qiu自己说是第四项产业公益产业;二是阿Qiu出彩在受到三百六十行之外,不在行的行业第三百六十一行“托儿行”的挟制,眼睁睁挺好的事节外生枝;三是阿Qiu妻昵称专利的发明时间,是在阿Q稀里糊涂到阎王爷帐下报到一百年以后,虽有称谓上的巧合,却远在阿Q同宗之外连十八竿子也打不着。鲁迅先生对笔下的阿Q费尽斟酌用了正传,为避雷同,阿Qiu姑且就用外传吧。

3月初,阿Qiu对公司会计菲菲说:“我准备好50万元注册一个饮食服务管理公司,做社区美食超市,和全市饭店对接,公司送餐员上门送餐,社区居民不出家门就可以吃遍江南市美味,还可以服务社区的鳏寡孤独老人。饮食服务管理公司社区美食超市做成功后和江南市服务行业对接,逐渐发展社区服务超市,包括社区养老。你负责饮食服务管理公司注册办照,注册地址就在咱们所。办照很麻烦,一时半会儿50万验资钱不能动。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不能耽误事,我还准备了50万元做备用金,以备不虞。”

Qiu这个六十多岁的小老头喜欢走路,司机坐车老板走路,说是为了锻炼身体,更是为了省油钱,每天上下班走两个小时路,十几年如一日。这些年辛辛苦苦积攒下100万元媳妇想出去转转,可阿Qiu忙得一直没得空,更是舍不得花钱,经常是两眼盯在电视上的世界风光转,两手翻着《游遍世界》像册转。女儿想换一套大住室,到今天一直还住80平。阿Qiu说“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不光咱家有,大家都会有的。100万只是暂时借给公司用一用,挣了钱就把本儿拿回来。先搞一个示范,万事开头难,公益产业是我先破题的,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是我的亲人就要支持我。”别看阿Qiu是个高级知识分子,又搞经济又做学问,做起自己认为应该干的事来那是八头牛也拉不住。经济鉴证公司会计菲菲是个纯真聪慧的女孩儿,广州大学财经系毕业,刚出校门的90后。她不理解阿Qiu的想法,这样的人真是太少了,建成公司运转正常后把挣的钱连同公司交给社会,作为理想化公益产业抛砖引玉的示范,万一公司赔了呢,100万不是打水漂了吗?毕竟这个想法真是新奇诱人,把公益事业进步到公益产业去做,以前听也没听说过,这真是天大的好事,菲菲满腔热情地立刻着手注册饮食服务管理公司。

4月初,菲菲绯红着脸蹑手蹑脚蹭进办公室,声音犹如飞蚊颤颤地向阿Qiu汇报:

“所长,营业执照还是没有办好,我都跑了二十多趟了,他们把我来回当球踢。工商局,银行,卫生局,药监局,一个地方跑好几趟,都把我踢晕了。” 

Qiu干事性急的脾气却表现得胸有成竹:“这事不怪你,不用着急,你刚走出校门,还不熟悉现在行政审批的惯例,这才是万里长征刚迈开第一步,以后这种事还多着呢,让赵剑帮你跑跑吧。咱们是办饮食服务管理公司,不是餐饮公司,是管理服务,用不着前置审批许可证。”

刚上任的社区美食超市经理赵剑是来自贫困县的复员军人,高个子,古铜色的脸,挺直的身材,看上去很憨厚,是阿Qiu刻意挑选的人才,因为公司发展规划全部员工都来自赵剑的家乡,公益产业吗,可以致富一方。

不服不行,嘴小的就是说不过嘴大的,工商部门要求办前置审批许可证就得按餐饮行业要求办照,不就范什么也干不成,什么公益产业,没开业就要破灭。架子搭上了,员工都来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办餐饮就办餐饮,阿Qiu不得不犯兵家大忌,铤而走险闯盲区。为了开辟示范区,背水一战,两军交锋勇者胜,有什么呢?就打一场既不知彼又不知己的遭遇战。阿Qiu动用了那50万元备用金,反正用注册的50万做备用金也一样。赵剑临危受命,迅速在南市最大的社区“八国美宫”小区承租了300平米商铺,用来打造公司旗舰店,作为配送餐基地,试验推出公司的主打产品。赵剑说,在这里卖鞋都比别处好卖,他在这里卖过,挣了好多钱。又在附近承租了员工宿舍,买了送餐车,员工自己动手装修旗舰店。员工都清楚阿Qiu表态永远不要公司利润,全部员工利用效益工资都可以成为股东,发展壮大后还要到全国各地去推广,人人都是百万富翁,员工们信得过阿Qiu,听着真来劲,大家都憋足了劲,团队情绪十分高涨。美食超市不能做,社区服务更甭想,闲着也是闲着,有一百万垫底,不到一个月,建了大小七个连锁店。

5月初,赵剑和菲菲一同蹑手蹑脚地蹭着进了办公室向阿Qiu汇报,赵剑吞吐嗫嚅欲言又止。

Qiu起急:“这么大个子怎么像小媳妇,有事你快说!”

赵剑:“我们办餐饮照要求更严了,工商,卫生,药监,城管,消防,物业都要管。”

菲菲:“这些公务部门大葱林立,都把咱们当盘酱,到哪都想蘸咱们。”

赵剑:“我们装修也不知道去消防队申报,知道后赶紧去消防队和他们说好话,我说我们是在做公益事业,消防队说没听说过,他们说他们还正在学雷锋呢。”

菲菲:“消防队说咱们装修申请报晚了按规定罚款5万元。”

赵剑:“小区物业给咱们装修停了电,通知咱们先交1万元装修押金再开工。”阿Qiu闻听撅着嘴一言不发,表面不急心里急,一边摁计算机一边心里愤愤地骂,这是人说的话吗?这是哪家混蛋的混账话!5万元够买625个灭火器,625个灭火器也浇不灭我心头之火,王八x的东西!说话从来不带脏字的阿Qiu此时像吃了苍蝇一样腻歪。活人能让尿憋死?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先给小区物业交1万元通上电,自己开饭店不能对外还不能请客?请客!还真不能不信邪,没人还真干不成事,成心干好事也干不成。托人吧,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低低头不丢人。阿Qiu九转十八湾请来了“怀胎十月”的“范”(饭)局长。“范”(饭)局长带来一桌行托儿。管他姓范的范局长还是吃饭的饭局长,有病乱投医,三个月办不下照来真让人犯急。

旗舰店里“范”()局长喝美了,不愧江南市托行大腕,盘起道来都是焦点:

“这年头车有车托儿,路有路托儿,干啥有啥托儿,行行有行托儿。三百六十行加起来干不过第三百六十一行托儿行,动嘴动腿动脑子,有钱有酒有面子,穷人身上生虱子,公务推脱生托字。公生托儿行,行生公托儿,公托儿行托儿,都用卡托儿。”

Qiu给“范”(饭)局长敬酒:“什么是卡托儿?”

资深官托眼镜吴主任答话:“就是江南市国际大厦购物卡。购物通卡送上,绿灯马上开放。大事大钱找官托儿,小事小钱找行托儿,旁门左道用卡托儿。”

卖灭火器的小个子扁脑袋火托陈经理拍着胸脯说:“消防队有事包在兄弟身上。咱们哥们儿之间好说,交给兄弟办的事只管放心,可千万别找马路中介假托儿。有一家企业办照贪图省事,花了两万块钱委托假托儿,假托儿不到半月就办完了照,这家企业半年挨折腾。”

Qiu忙着给扁脑袋火托敬酒:“为什么挨折腾?”

陈经理说话卖关子:“有一二十人拿卡在江南市国际大厦买东西被扣。”

转业团职干部,公司办公室张主任连连给扁脑袋火托陈经理敬酒:

“为什么被扣?”

陈经理乐不可支:“花的都是假托儿送的空卡呀!”哈哈哈,“半年挨折腾还不算完,还有收了空卡还没来得及花的呢!”

一身香气的女医托丽妹嗲声嗲气地说:“假托儿真真害死人呦,来,大家再干一杯!”除去阿Qiu全都开怀大笑……

Qiu接连请了一星期各行行托,500元一张购物卡买了20张,1000元一张购物卡买了10张,陈经理要了5000元现金去消防支队托人。阿Qiu陪客一天醉两次,一星期都不清醒。赵剑不愧是阿Qiu的得力助手,磨刀不误砍柴工,一边装修一边办照,员工们研究出旗舰店的主打产品缸炉状元鸡、五粮馅糕、瓦罐餐。5月底,赵剑请阿Qiu到旗舰店后院看从宜兴运来的大瓦缸,大瓦缸用来烤状元鸡,煲瓦罐汤菜,大家一边看一边念大瓦缸上阿Qiu的题诗:“左邻右舍嘻嘻颜,亲朋好友声声欢,今天高兴吃什么?五粮馅糕瓦罐餐”。此时阿Qiu心里美滋滋地洋溢到脸上。

一进6月,一天比一天热,暖洋洋的太阳不知不觉和往年一样成为炎炎烈日。陈经理脚底抹油火上浇油,听说为了躲债,消防还没灭火就和朋友去了老挝淘金。丽妹往卫生局、药监局跑了一个月也没结果。范(饭)局长三日一大宴五日一小宴俨然东家请行托儿。如坐针毡的阿Qiu坐在办公室借酒拆诗泄心火:“烈日当头似火烧,烤鸡蒸糕半枯焦,爷爷心内如汤煮,孙子行托把扇摇”。

这时菲菲进来说:“所长,50万备用金花完了,从您表弟那借的20万也花完了,公司账上又没钱了。”

“先在所里借点。”

“已经借了15万,最近业务渐少,所里的钱也不多了。”

“……”

“餐桌餐具花了15万。”

“注册的50万呢?”

“照没下来动不了,照下来还完借款也剩不多了。”

“……”

菲菲和阿Qiu正发着愁,范(饭)局长拿着一张罚单走来,就像走进自己的办公室,进屋就喊:

“老板!‘八国美宫’小区新安了摄像头,一个八卦迷宫桃花阵,吃两次饭挨两次罚,还请老板签字报销吧!”

办公室张主任走进来说:“听说摄像头经营商和交警、开发商物业合作,搞社区交通试点,所有路口电子黑狗白眼拍照,摄像头经营商负责提供设备安装,罚款收入三家分成,我也刚接到一张罚单。”

Qiu先愕然,再木讷,后机械地说:“把罚单都拿来,我签字报销。”

628,旗舰店终于开业了,半个月下来各类名目的罚单倒比用餐买单的多,一张张罚单都等着阿Qiu签字报销。一场罚单风波过后,旗舰店冷冷清清。

720晚,旗舰店二楼座无虚席,面对美酒佳肴,“客人们”却无意品尝,都在默默地听阿Qiu讲话。

Qiu举起满满一大杯酒,站起来说:“主将无能,累死千军,我对不起大家,把你们从家乡请出来,让大家失望了。是我对经营环境不清楚,是我考虑不周到,是我准备不充分,是我选项盲目,是我选址错误,都是我的错,我的失误我担当。这些日子你们受苦了,我敬大家,我向大家赔罪了。”阿Qiu哽咽了,灯光下眼角的泪花闪烁,晶莹的泪珠一颗颗滚落到酒杯里,阿Qiu端起酒杯和着泪水一饮而尽,只见他两眼熠熠放光,言语掷地有声,“我当承受壮士断臂,放弃旗舰店的经营管理权。由赵剑和厨师长负责,把七个店全部无偿分送给大家,大家责任分担,各自发展,从小到大,循序渐进,或利用店里的资产设备搞个体餐饮,或变卖后转其他行业发展。大家都在南市干好了,我的公益产业梦想也就在你们中间实现了。今后把我当做你们在南市的一个亲人,有什么需要就来找我,我愿意永远站在你们的身边,看着你们越来越好!”

赵剑、张主任、菲菲和贫困县来的全体员工端起酒杯,会喝的不会喝的把对阿Qiu的信任与期望全都一饮而尽,谁也不说话,全都目不转睛地盯着阿Qiu,像是盯着大家眼前失去的念想儿和以后盼望的念想儿。

旗舰店关门了,不知是谁在门前留下一首打油诗:

钻心虫,蝲蝲蛄,黑狗白眼拦路虎,

托行笑,商家哭,八卦迷宫没有路,

荒了街,黄了铺,此地不留王老五,

公生廉,廉生富,桃花阵外有坦途。

七个连锁店的物品连同一百个大瓦缸,作为“星星之火”全部分送给了个人,败退“桃花阵”外的阿Qiu残部“单臂擒方腊”,一个个瓦缸美食渐溢飘香,越来越多的江南市老百姓一边啃着缸炉状元鸡,一边添枝加叶地调侃阿Qiu外传。

脚注信息
大爱兆雪 唐山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C)2013 技术支持:上坤思源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