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图片
新闻搜索
 
 
内容详情
节振国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6-06-08 17:09:29    文字:【】【】【

 电影文学剧本

 

 

11

 

赵各庄矿煤场。节振国兄弟四人刚走了不大一会儿,马武就从矿外招来了三十多个装卸工,进了煤场马武就吆喝着装火车,装卸工们耍开了大板锹立马上下飞扬,装煤车厢不停地上涨,过了一个多小时,有几节车厢已经平槽了,又过了十几分钟,眼看整列煤车就要装满了,火车司机呲呲嘶嘶加水放汽准备开火车,马武跑前跑后指手画脚。

在这千钧一发的紧急关头,节振国带着纠察大队赶到了煤场,工人们越聚越多,迅速包围了煤场,控制了矿警,看住了司机。

马武举着手枪跳着脚咋呼:“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犯抢了?都给我滚出去!”说着啪!朝天放了一枪,“谁敢上前我就毙了谁!”

听见枪响矿工们一时愣了神儿,只见节振国闪身挪步来到马武面前,嘴里说着“叫你开枪!”扬起镐把早已打向马武的手腕,马武骨断筋折妈呀惨叫手枪落地,杨小霖顺势上前勒脖子锁肩头反吊腕臂绑了马武丢进铁斗车。马武蜷在铁斗车里,蔫吧茄子瘪犊子了,死螃蟹没沫了,咧着大嘴光剩哼哼了。

节振国冲着矿警们大声喝喊:“矿警弟兄们,窑哥挂队就是为活命争口饭吃,放下你们的枪,咱们还是好兄弟,如若不然,你们来看……”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节振国垫两步腾空而起抡起镐把对准一根手腕粗细的小树杈砸下去,咔嚓一声小树杈折断落地,“你们的胳膊还硬的过它吗?!”

妈的妈我的姥姥,这不遇见武松了吗,看看周围到处都是拿着镐把利斧的矿山好汉,近距离拿枪也不好使,身体发肤爸妈给的,还是缴枪保命要紧。节振国非常仗义的师弟矿警贾俊亭带头扔了枪往后撤,其他矿警哗啦啦纷纷扔下枪跟着往后蹭,剩下几个想跟鎬把试巴的都跟马武一个下场。

人不帮穷天理不公,装卸工都抄起大板锹帮着给窑哥儿们装煤,几锹就装满一个小斗车。数千工友和家属一车接着一车挨家往矿工们家里送,一个个乐的就像是收获丰收的庄稼。

 

12

 

一箱大洋钱又抬到了赵各庄矿日本宪兵队司令部,大洋钱后面跟着失魂落魄的贾三臣,贾三臣后面跟着吊着绷带的马武。

滨田队长气得用拳头砸着桌子直着嗓子嚷:“罢工委员会头头死啦死啦地,节振国死啦死啦地,节振国把兄弟死啦死啦地!”

贾三臣有气无力地:“抢了煤场窑花子们有了吃的,闹罢工更有劲了,仨月饿不着肚子。”

滨田诡计多端:“中国有句谚语说得好,舍不出孩子套不住狼,先答应矿工们的条件,快快地复工,皇军用煤大大的,然后大日本皇军镇压,节振国的纠察队,统统都去井下干活啦,罢工委员会的头头们,皇军一个一个收拾,你的快去安排!”

贾三臣倒退着往外走,边走边向滨田三鞠躬,说一句一鞠躬:“滨田队长高见,滨田队长英明,卑职马上去办!”

 

贾三臣代表矿上来到罢工指挥部,和罢工委员会的代表们展开谈判,经过罢工委员会的代表们逐条力争,贾三臣全部答应了罢工委员会提出的十六个条件,分别在复工协议书和公告上盖章签字摁了手印。赵各庄矿工人大罢工胜利了,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一万三千矿工就像过大年。

 

13

 

56日中午饭后,人们都在午睡,日本宪兵队曹长小野带着一队日本宪兵和伪军突然包围了节振国的家。几个日本兵的大皮靴踹开了节振国的家门,旁若无人不可一世的小野手握指挥刀跟在后面,小野旁边是戴眼镜的日本胖翻译官吴川,大门口周围由一小队日本兵和伪军看守。

小野戴着白手套,一手紧握指挥刀,一手比比划划指挥鬼子和伪军搜查了前院东西屋,刘玉兰抱着孩子们躲在炕角瑟瑟发抖。

小野问刘玉兰:“节振国的有?”

吴川:“皇军问你话,节振国呢?”

刘玉兰:“下井了。”

“她说上班了。”

“撒谎!已经下班了,情报的有,后面的看看!”

小野手握指挥刀带着队伍来到后院。

先到西屋的伪军跑出来报告:“报告太君,节振国在里面!”

“吆西,这就对了。”

小野跨进后院西屋,看见节振国的大哥节振德躺在炕上睡觉,顺手抄起一根木棍冲着节振德的头狠狠地砸了几下,节振德疼得大叫一声,刚睁开眼就昏了过去。

“绑了,带走!”小野得意洋洋下令鸣金凯旋。

“他不是节振国!你们不能带他走!”从东屋发了疯似地闯出来一个中年妇女,张开双臂护住自己的丈夫。

小野有些糊涂:“她是谁?她说什么?”

吴川不认识节振国,问眼前的女人:“你是谁?这个男人是谁?”

“他叫节振德,他是我丈夫。”

吴川对小野说:“我们抓错了,这是节振国的大哥大嫂。”

小野火冒三丈:“节振国的大哥?统统绑了,统统带走!”随后命令,“给我前院后院东屋西屋细细搜查!”

 

14

 

节振国下班后想去师傅家看看,听见有人在后面喊他,转回身一看,是大嫂的兄弟跑来报信,说鬼子带队抄了他的家,毒打了大哥节振德,还要带回宪兵队。节振国闻听色变,无名怒火冲天,拔腿就往家里跑。闻讯赶来的师兄弟们拦在前面,不让节振国回家涉险。

“振国,你不能去!”

“你先躲躲,你大哥大家想办法!”

节振国侠肝义胆:“我不怕!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能连累我大哥!”

大家终于没有拦住节振国,节振国带着满腔怒火跑回了家。

 

15

 

节振国跑回家门口,门前的鬼子兵和伪军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拦着不让进。节振国艺高人胆大视小鬼子如鼠辈耳,左推右搡把鬼子和伪军扒拉到两边,没等敌人醒过梦儿来已经冲到小野面前。

“哼哼,”节振国冷笑一声断然大喝,“我就是节振国!好汉做事好汉当,放了我大哥,我跟你们走!”

看到突然降临眼前铁塔尊神般的节振国,小野和属下一时没缓过神来,这是什么突然情况?这个人有病吗?这就是节振国?我们不是在抓他吗?他怎么会赤手空拳自投罗网?在场的鬼子和汉奸全部静默了60秒仍然百思不得其解,又听到节振国大吼一声“我就是节振国!”方才恢复正常。

小野半带狐疑半带挑逗地询问:“你,就是节振国?”

“我就是节振国,放了我大哥,我跟你们走!”节振国扭过身来又冲着前院后院屋里的女人和孩子们喊,“大嫂,桂兰,看好孩子,谁也不要出来,天大的事有我节振国!”

小野对眼前出现的这个人一直是大惑不解,问吴川:“这个人什么情况?”

“他就是节振国,他要求放了他大哥,他跟我们走。”

“他的,节振国?八格!统统绑了!统统带走!”

在小野带领属下静默60秒之时,节振国已经慢慢挪到放着菜刀的锅台旁边,观察好了周围环境。听到小野说统统绑了!统统带走!顿时火冒三丈。这正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寻,不远万里来送死,魂回东洋是归途!节振国抄起菜刀运足了力气,照准小野的脑瓜瓢抡圆了一刀下去就像切西瓜,小野的脑瓜瓢立时分成两瓣,黑皮儿白脑鲜红瓤。节振国顺势抽出小野的战刀,使出浑身解数,左削右砍,上下翻飞,专门照准小鬼子身上砍,砍一个嘴里喊一句“去你东洋姥姥的!”可了不得了,这哪里是东亚病夫,这简直是要命的阎王!大日本皇军的武士道慌不择道,一个个撒丫子往外跑,跑快的活了命,跑慢的为天皇尽了忠。节振国从后院追杀到前院,五个皇军不远万里命归西,一个伪军拿着枪的胳膊落了地。

节振国回来割开大哥身上的绳子,架着节振德走到院里。节振德推开节振国,心急如焚:

“老二,你快走!”

节振国先登着扣在墙边的大缸上了房,随后伸着手催促节振德:“大哥,快上来!”

节振德刚登上大缸,院外的鬼子兵打着枪冲进来,节振德当时倒在血泊之中,用尽最后的力气喊:

“老二,你快跑!”

节振国口里连连呼喊着“大哥……”,冲进院内的鬼子和伪军越来越多,边跑边冲着节振国放枪,节振国不幸左腿中弹,万般无奈转身跳下高房。

房檐下早有贾俊停、张志发等兄弟们接应,张志发一把托住节振国:“师兄,师傅让我们来帮你,你受伤了。”

节振国:“给我一把枪,我跟小鬼子拼了!”

贾俊停:“师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快走!你们顺着胡同往东走,胡同口有咱们弟兄们接应,我来断后!”

两个师兄弟扶着节振国出了胡同东口,贾俊停冲胡同西口啪啪啪放开了枪,边放枪边高声咋呼:

“节振国向西边跑了!快追呀!”

“快追呀!别让节振国跑了!”

节振国由师兄弟们搀扶着向东去了丰润北部山区张志发家,枪声冲西响成一片,成群结队的日本兵和伪军包围了赵各庄。

 

16

 

河北省丰润县北部山区,位于岩口乡苏庄西北侧的腰带山,漫山绿遍,层峦叠翠,古柏长青,郁郁葱葱。在这崇山峻岭之间蕴含着即将升腾的武装抗日熊熊烈火,守护者祖国山河的普罗米修斯们站在一棵大松树下,他们有李运昌、李润民、孔庆同、周文彬、节振国和胡志发。

李运昌黄埔军校毕业,今年31岁,浓眉大眼,气宇轩昂,面目老诚敦厚,一副军人体魄,一边说话一边习惯性地拍着大腿:

“节振国真是好样的,是工人阶级的一面旗帜,刀劈小日本就像切西瓜,好!你的事迹都传开了,扬我国威,长我志气,手下的矿工弟兄个个都是英雄好汉。”李运昌冲着李润民和孔庆同向节振国介绍,“这两位同志是李润民和孔庆同,是延安派来的军事干部,李润民是红军团政委,孔庆同是红军营长。”

李润民和节振国握手:“你好节振国同志,你的事迹我们都听说了,向你学习。我叫李润民,孔庆同和我都参加过长征,中央派我和孔庆同同志来协助冀东大暴动的军事工作,请你多支持。”

孔庆同也过来连拍节振国臂膀,一见如故:“节振国同志,了不起呀,都向你们这样,还愁赶不跑小日本吗?!”

节振国就像遇见了久别重逢的好兄弟:“我节振国能跟着你们延安派来的老红军打日本,保家卫国,真是三生有幸!”

周文彬:“李运昌同志是冀东抗日武装自卫分会会长,是即将成立的冀东抗日联军司令员。”

李运昌:“冀东抗日武装自卫分会是由中国共产党发起成立的,国共两党抗日统一战线的合法注册组织,隶属华北抗日武装自卫会,宋庆龄夫人担任中国总会会长和华北名誉会长。”

李润民:“这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的抗战武装。”

孔庆同:“冀东大暴动要拉起一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联军武装部队。”

李运昌:“赵各庄矿一万三千工人大罢工给开滦五矿大罢工带了头,给冀东大暴动开了头。”

周文彬:“我们也付出了很大的牺牲,日寇宪兵队长滨田逮捕了我们很多工人领袖,杀害了罢工领导蒋振元、节廷秀等等很多好同志……”

胡志发:“节振国的大哥牺牲了,节振国的妻子至今还关押在滨田的宪兵队,两个女儿还在滨田的监控之下。”

节振国:“我的一个把兄弟杨小霖在囚车上跳车逃跑,还有……说来惭愧,另一个把兄弟夏连凤却经不住敌人的严刑拷打,竟然叛变投敌了。”

李运昌:“我们将来总有一天,人类可以和谐相处,世界应该如律如歌。但是目前还做不到,法西斯帝国主义奉行扩大本土利益,推崇森林法则之兽行,放着好日子不过,逼着全世界善良的人民不得不拿起枪去战斗。就像你周文彬同志,一个朝鲜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来到冀东从事异国他乡的民族解放事业,为了实现全人类的共同想往,为了一个没有高低贵贱之区分,人人有尊严,人人有高尚道德品质,人人有幸福生活的规则社会,甘愿献出自己的毕生精力乃至生命,这就是我们共产党人的信仰。让我们记住滨田这笔血债,让敌人加倍来偿还!夏连凤叛变使革命队伍更加纯洁,大浪淘沙,革命路上总会有人掉队。老周,告诉唐山工委的同志们,我们要设法营救节振国的妻子和女儿,这件事刻不容缓。”

节振国:“谢谢李司令,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来解决。听了李司令的话我心里敞亮多了,我们矿工要求报名参加抗日联军,参加革命队伍,为实现共产党人的信仰而战斗。”

胡志发:“我们带来了三十几个弟兄三十几条枪,我们随时都可以回矿上召集矿工们一起打日本鬼子,节振国一呼百应,窑哥儿们都想闹革命。”

李运昌:“你们是我党冀东大暴动中第一支工人武装,就叫工人大队,直属即将成立的冀东抗日联军司令部,节振国当大队长,胡志

发担任政治部主任。”

节振国、胡志发双双立正敬礼:“是!保证服从命令打胜仗!”

周文彬:“李司令,节振国向我提出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要求,已经报请唐山工委党支部,由我和胡志发做节振国的入党介绍人。”

李运昌拍了拍节振国:“好啊欢迎你,节振国同志!”

节振国:“李司令,我想请示回一趟赵各庄,去召集一些弟兄带回一些枪。”

李运昌:“好,我同意,你们要多加小心。”

 

7月初,节振国率领冀东抗日联军工人大队出其不意袭击了赵各庄矿伪警察局,兵不血刃缴了伪警察们的枪。节振国跳上高台对伪警察和矿工们喊话:

“警察弟兄们,矿工弟兄们,咱们穷苦人站起来了,是好汉都来参加抗日联军工人大队打日本鬼子!”警察和矿工们当场就有200多人参加了抗日联军工人大队。

手枪队长贾俊停对着一个穿着新郎官衣服的矿工说:“邓发兄弟,你不当新郎官啦?”

邓发举起枪大声说:“先打日本后娶媳妇!

众人开心地大笑。

 

17

 

赵各庄大街小巷都张贴者节振国的画像,日寇悬赏20000大洋捉拿节振国。一时日伪猖獗,风声鹤唳。伪警备大队大队长景秀章趁火打劫,冒充抗联工人大队祸害老百姓,敲诈勒索,强抢民女,草菅人命,影响极为恶劣。

 

抗日联军工人大队大队部,节振国、胡志发和贾俊停正在召开紧急会议。

胡志发:“伪警备大队大队长景秀章反动势力强大,嚣张跋扈,经常假冒工人大队祸害老百姓,强抢民女,草菅人命,影响极为恶劣。”

贾俊停:“不除不足以平民愤!”

节振国:“我们就拿他杀一儆百!”

 

节振国和杨小霖假扮贺礼宾客混进婚宴大厅,拎着贺礼拜会新郎官景秀章,景秀章抱拳施礼看着节振国眼熟:

“这位朋友好眼熟,你是……”

“景大队长真是贵人多忘事,这么熟悉的朋友,竟然不记得了?”

“你就是……”

“不才自带银洋两万元。”

“你是节……”

“节振国!”

景秀章借十个脑袋也想不到节振国此刻出现在眼前,本能地反应要张口喊人,伸手抓枪。杨小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神速,手刃景秀章一刀毙命于张口伸手之定格,宴会大厅慌乱之际节振国和杨小霖早已不见踪影。

脚注信息
大爱兆雪 唐山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C)2013 技术支持:上坤思源
图片